德罗巴:我床上从没陌生女孩 英国姑娘比法国辣

  从7月那个清晨,一辆装了大小二十来只行李箱的中巴停在黄浦江边上的利兹卡尔顿酒店大门前时起,迪迪埃·德罗巴就做好了要在上海扎根的准备。过去的两个多月时间并不平静,但是无论场上场下,德罗巴都挽起了自己的袖管准备大干一场。他领着队友在球场上摧城拔寨;他在更衣室里为一场平局发火用拳头砸衣柜;球场外外援讨薪的队伍里,他走得最远态度最激烈;而逛街时偶遇的一张印有自己人像的广告牌,又让他动起了维权的念头……迪迪埃并不把自己当成这座城市和这支球队的外人,他从一开始便省去了各种忸怩作态的客套,他亮出主人的姿态,并表现出一种强势的介入感。

  本版撰稿 首席记者 沈坤彧

时尚,他的第二座球场

  一个多星期前,德罗巴在位于广中西路多媒体谷园区的一处大楼里接受了BBC的专访,离此地只有一条马路之隔,就是上海马戏城,来上海的外国人都很喜欢去那里看“时空之旅”的演出。在采访现场,德罗巴没有回避对面的英国记者提出的最尖锐的问题,并且双眼直视对方说,自己在上海过得很开心,而这里的生活和他之前经历过的很不一样。BBC的采访视频在播到这一段时,有意配上了上海寻常百姓日常生活的画面,在画面里有中年妇女拎着木头马桶从镜头前晃过。

  德罗巴或许永远没机会走进一家至今还在使用马桶的上海人家里,亲口向他们打听一下它的用途。就像他的好朋友阿内尔卡(Anelka)那天站在马路边,在人群里好奇地探头看着一个哥们在自己的摊位前热火朝天地炒米粉,却不敢尝试一下那米粉的滋味一样。以他们的身份和地位,这世界上,这座城市里,有一种生活是永远与他们隔绝的。

  属于德罗巴们的赛场外的生活,更多的是在一年四季开着适宜空调、并且光鲜亮丽的商场里。在这两个多月中,他的脚步从利兹卡尔顿旁边的国金转移到了南京西路上的久光。前几天的那次“维权行动”,也是在逛街的路上偶遇了那张印着自己人像的酒吧广告牌。曾经在上海滩叱咤一时的WINDOWS酒吧,现在的生意已经远不及从前,于是不得不想出了用德罗巴来招揽生意的主意。这次维权行动最终和平解决,迪迪埃也不是一个不通情理的人。

  没有训练和比赛任务的时候,他穿梭在上海的商场里和专柜前,虽然早已见惯了各类大牌,但附加了关税的价格还是时时让他咋舌。而和阿内尔卡(Anelka)相比,迪迪埃对于时尚显然更为热衷。尼可在上海生活的这大半年时间里几乎没有离开过运动装扮,连牛仔裤都鲜见他穿。迪迪埃则喜欢穿笔挺的衬衫,再把袖管服服帖帖地卷到上臂。再热的天,为了拗造型,他也会在自己永远湿漉漉的头发上面压一顶帽子。

(责任编辑:体育足球比赛)

本文地址:http://www.arubasandbar.com/zhongjieshijiebei/2021/0218/593.html

上一篇:亚冠图:恒大无缘四强 郑智双手掩面 下一篇:欧冠-米兰主场平弱旅 圣西罗2负1平0进球变地狱